联系我们

电话:010-62326898

邮箱:glkxb@nsfc.gov.cn

首页 > 优先资助领域
管理科学"十五"优先资助领域论证报告
(2001年6月1日定稿)
三、优先资助领域的论证报告

(三)宏观管理与政策学科—— 3.人口、资源、环境协调发展研究

本领域有两个重点支持方向
3.1 资源、环境与产业转型的复合生态管理

研究意义——世纪之交,中国正面临着严峻的人口、资源和环境问题的挑战。几乎所有早期工业化国家的环境污染和殖民地国家的生态破坏问题都不同程度地在中国存在。九十年代乡镇企业的发展表明,传统的"先污染、后治理,先规模、后效益"的经济管理模式在中国是不可行的。

人类社会是一类以自然生态系统为基础,人类行为为主导,物质、能量、信息、资金等经济流为命脉的社会-经济-自然复合生态系统。生态管理科学就是要运用系统工程的手段和人类生态学原理去探讨这类复合生态系统的动力学机制和控制论方法,协调人与自然、经济与环境、局部与整体间在时间、空间、数量、结构、序理上复杂的系统耦合关系,促进物质、能量、信息的高效利用, 技术和自然的充分融合,人的创造力和生产力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 生态系统功能和居民身心健康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 经济、自然和文化得以持续、健康的发展。

九十年代末兴起的系统生态管理旨在动员全社会的力量优化系统功能,变企业产品价值导向为社会服务功能导向,化环境行为为企业、政府和民众的联合行为,将内部的技术、体制、文化与外部的资源、环境、政策融为一体,使资源得以高效利用,人与自然高度和谐、社会经济持续发展。复合生态管理旨在倡导一种将决策方式从线性思维转向系统思维,生产方式从链式产业转向生态产业,生活方式从物质文明转向生态文明,思维方式从个体人转向生态人的方法论转型。通过复合生态管理将单一的生物环节、物理环节、经济环节和社会环节组装成一个有强生命力的生命系统,从技术革新、体制改革和行为诱导入手,调节系统的主导性与多样性,开放性与自主性,灵活性与稳定性,使生态学的竞争、共生、再生和自生原理得到充分的体现,资源得以高效利用,人与自然高度和谐。

研究现状——人类究竟是怎样影响区域环境和受环境所影响的?其后果如何?个人和社会怎样减缓和适应环境的这些变化?决策者针对这些变化所选取的政策如何影响现在和未来的社会和经济发展?正是目前国际社会对全球环境变化的人类影响研究的核心问题。

随着社会对减缓和适应环境变化的压力的加大,要求科学界提供人类活动的生态影响机理和管理方法的呼声越来越高。为此,国际科联(ICSU)和国际社科联(ISSC)发起了有关全球环境变化研究的几个主要计划, 其中与人类活动管理密切相关的有:(1)国际科联环境问题科学委员会 (SCOPE)的计划,正在开展的科学计划包括人文和自然资源管理,生态系统过程和生物多样性管理,健康与环境的生态安全管理等三大领域。(2)全球环境变化的人类影响国际研究计划(简称IHDP),定义人类影响包括个人和社会对环境变化的影响方式和途径;受环境变化影响的程度和过程;以及减缓和适应环境变化的对策和行动。(3)组织了土地利用管理与土地覆盖变化(LUCC)、全球环境变化和人类安全管理(GECHS)、全球环境变化的体制因素(IDGEC)、产业转型(IT)等领域的研究。

自维纳40年代提出生物控制论以来,系统科学方法论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对于生命系统及社会经济系统特别是人与自然复合生态系统,其控制论方法尚未找到有效的系统工具。Prigogine(1984)的耗散结构理论和Haken(1978)的协同学理论为社会经济系统和生态系统分析开辟了一条新的思路,但在具体应用上其定量分析方法却一直未取得突破性进展。E. Laszlo(1996)在其"世界之系统观"一书中指出生命系统不同于传统物理系统,它有能力自我生长,自我发育,自我创造,并在变化的环境中适应开拓,持续发展。J.G.Miller(1978)总结了19 种不同尺度的生命系统的结构与功能。 德国著名的生物控制论专家F. Vester(1981)总结出生物控制论的八条定律。H.T.Odum(1987) 提出生态系统中的能值概念(energy),用于表示能量在生态系统不同营养层次中的累积效应和生态复杂性的一种测度。作为对环境工程硬方法的一种革命,P. Checkland(1981,1990)提出了Soft Systems Methodology, 它在定量与定性数据、主观与客观信息的结合上以及系统与环境间的适应性策略方面有了新的突破,其本质上是一种环境反馈式或认识进化式系统学习过程。但SSM在软硬方法的接口上,特别是不同时、空、量、构、序的系统关系辨识和调控管理机制尚停留在经验性而非机理性探索上。为此,各国复合生态系统管理特别注重区域各种自然生态因素,技术物理因素和社会文化因素耦合体的等级性、异质性和多样性;注意城乡物质代谢过程、信息反馈过程和生态演替过程的健康程度;以及系统的经济生产、社会生活及自然调节功能的强弱和活力。其中生态资产、生态健康和生态服务功能是当前复合生态系统管理的热点。

目前,几门可持续发展的应用生态管理学分支正逐渐形成:一是产业生态管理 (Eco-Industrial Management),研究工农业生产中资源、产品及废物的代谢规律和耦合调控方法,探讨促进资源的有效利用和环境的正面影响的管理手段。二是城镇生态管理(Eco-settlement management),研究按生态学原理将城乡住宅、交通、基础设施及消费过程与自然生态统融为一体,为居民提供适宜的人居环境(包括居室环境、交通环境和社区环境)的;三是区域生态管理(Eco-regional management),研究城镇及乡村生态支持系统的景观格局、风水过程、生态秩序、环境承载力及生态服务功能的管理等。四是生态基础设施管理(Eco-infrastructure management)。

主要科学问题举例

  • 复合生态系统的动力学机制
  • 生态控制论的竞争和自生的相互作用测度
  • 复合生态系统管理中的复杂性
  • 复合生态系统发展的优化方法
  • 区域资源环境的生态整合机制和生态安全管理方法
  • 人类活动胁迫下流域水资源、水环境、水灾害综合调控的复合生态管理方法
  • 产业转型和功能创新的生态管理方法
3.2 典型灾害的系统成因与管理方法

研究意义——众所周知,各种灾害、特别是自然灾害极大地制约了人类社会的发展,对灾害进行科学管理是提高人类减灾、防灾与救灾的能力,保证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人类对灾害的响应是通过管理和控制这两个系统来实现的。由于人口快速增长和高度集中、各种高技术和建设规模急剧扩大、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而有效的防灾减灾措施,特别是非工程措施和有效的管理体系却未形成,导致灾害加重,成为影响世界发展的严重不稳定因素之一。据美国减轻自然灾害十年委员会1987年的统计,在过去的二十年中,诸如地震、洪水、飓风、龙卷风、滑坡、海啸、火山喷发和自然大火等自然灾害,已在世界范围内造成近300万人死亡,受影响的人口多达8.2亿,直接经济损失据不完全估计为几千亿美元以上。中国不但是世界上自然灾害发生频繁、分布范围广泛、灾害造成损失最严重的少数国家之一,而且人为灾害也频繁不断,进入九十年代后由于灾害造成的损失明显呈现上升趋势,以洪水灾害的直接损失为例,1993年630亿元,1994年1700亿元,1996年2200亿元,而1998年据民政部的统计更是高达2460亿元。在世界各国,其它类型的灾害,例如,工程灾害、火灾等人为灾害所造成的危害和影响,与自然灾害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灾害不仅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巨大的损失,同时也成为我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严重障碍。

如此严峻的灾害问题不但引起了政府部门对灾害管理的高度重视,同时也引发了科学界对科学减灾与公共管理相关问题的深入思考。许多从事灾害管理的管理工作者和从事公共管理的科学家,纷纷呼吁要促进和加强非工程防灾减灾措施,实现防灾减灾行为的社会化和科学化。因此,迫切需要建立和发展一门全新的学科?灾害管理学,以进一步推进和加强防灾减灾的科学研究,建立和完善灾害管理的学科体系,为科学有效地防灾减灾提供理论基础和管理技术。

防灾减灾是我国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防灾减灾必须把依靠科学技术和手段作为根本的途径,其中提高预测、预报和预防的能力手段是减轻各种自然灾害和人为灾害的主要对策之一。灾害管理学的建立对促进防灾减灾技术的发展,提高灾害的管理和防灾能力有着重要的意义。因此,建立灾害管理学将会推进防灾减灾工作走上科学的轨道。

研究现状——在1987年,经前美国科学院院长、著名的地球物理学家F.Press等的提议,42届联大一致通过了169号决议,把1990-2000年定为"国际减灾十年"(International Decade for Natural Disaster Reduction,IDNDR),标志着人类在努力减轻自然灾害损失方面达成了共识。由于世界各国科技界积极的响应,许多学科领域的优秀科学家都积极参与灾害的研究,使灾害问题的研究成为国际学术界的研究热点。

在经济领域,人们已开始树立起"减灾就是增产"的新的经济观,并重视对减灾经济效益的评估。在管理方面,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意大利等国家都建立了适合本国国情的灾害管理体系,提高了预测、控制和抵御各种灾害的能力。中国于1989年也成立了"减灾十年"委员会。一些学者从自然灾害对社会发展影响的角度,以中国为案例,探讨了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也有学者从灾害学、管理学、经济学、统计学等学科相结合的角度,以全球灾害问题为背景,侧重中国的国情,对灾害问题做了系列研究。但有关灾害管理方面的系统研究不多。

在人为灾害方面,西方各国政府和工业界给予了极大重视并积极采取行动。例如,欧共体于1982年颁布了《工业活动中重大事故危险法令》,并随后制定对来自工业设施重大事故危害的鉴别、评价和管理准则。又如,澳大利亚于1993年颁布了《重大危险源控制国家标准》,这些法令要求雇主必须根据政府制定的重大灾害危险源标准对危险源进行辩识、评价、制定应急计划和措施。工业活动的危险性评估成为制定环境政策的重要依据,与此同时,关于危险源的风险评价技术也日趋受到学术界的重视。在人为灾害管理对策方面,除了法规管理以外,美国于1986年就引入"保险"机制,目前对具有灾害风险的工程项目实施风险管理时,"保险"成为重要的对策之一。我国关于重大人为灾害的预防控制研究工作起步较晚,80年代才开始进行环境风险评价与人为灾害评估方法的研究,1990年开始突发性化学事故应急救援的试点工作,"八五"期间"重大危险源评价与宏观控制技术研究"项目被列为国家科技攻关课题并取得了较大研究进展。近年来,在灾害预报、风险评价与管理等方面也有一定的进展。

由于灾害管理研究所涉及的范围极其广泛,灾害所表现出的随机性、突发性等复杂性特点,使得已有的理论和手段必须不断发展、才能适应伴随着人类经济活动的开展而日趋复杂化的灾害系统的研究。因此,灾害管理研究迫切需要建立自己的学科体系并开展交叉、综合性研究。

主要科学问题举例

  • 国内外灾害管理比较研究

灾害管理在我国尚属比较新的概念。近几十年来,面对自然灾害,我们强调的是防灾、抗灾,与自然现象对抗,以期"控制"、"战胜"、"根除"自然灾害,而对如何规范、引导人的开发行为和社会发展模式,以适应自然考虑得较少。这种现象在世界各国普遍存在。对于洪水灾害,日本在1990年代以前强调的是"安全确保",近来提出"风险选择",在一定程度上"淹没容许"的洪水管理思路;美国1960年代以前以"控制"洪水为主,此后逐步转向以洪泛区管理为主线的洪水综合管理阶段。

  • 灾害应急管理研究

灾害应急管理指在灾害发生时及时有效地转移、防护、抢救灾害威胁下的生命财产,以减轻灾害损失和影响。为实现这一目标需建立社会化的由政府、灾区居民、应急反应专业队伍及自愿者组成的应急组织,针对灾害特征、明确各自的职责和应急行为,形成一个有机的协调有效体系。

灾害应急管理体系通常包括灾害情报收集及警报系统、应急指挥系统、转移迁安系统、治安维护系统、生命财产紧急抢救防护系统、灾民安置系统、消防系统、有毒有害物品紧急处理系统、卫生防疫系统等。因灾害特性不同,各种灾害的应急管理体系既有共同之处,也有其特殊性。

美国的灾害应急管理主要由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MA)负责,我国目前的灾害应急管理主要由各级政府和各行业部门共同负责,例如水灾,设立了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

  • 灾害管理政策研究

灾害管理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政府行为,政府介入灾害管理是通过制定一系列法律、规范、标准、指南等政策实现的。政策研究将为自然灾害管理政策的制定提供依据,内容包括:灾害管理法研究、灾害应急管理法研究、自然灾害救济法研究、自然灾害保险政策研究、蓄滞洪区管理政策研究、灾害恢复重建政策研究、灾害管理投入政策研究。

  • 灾害管理信息系统

灾害信息是灾害管理的基础。目前灾害信息比较分散,缺乏系统性,难以共享,严重地制约着灾害管理活动的开展。灾害管理信息系统主要包括历史灾害信息、致灾因子信息、灾害事件物理特征信息(洪水风险图、地震烈度图等)、灾害风险区社会经济信息、风险区财产抗灾性能(易损性)信息、典型灾害灾情信息、现有防灾、抗灾、救灾体系信息、灾害防御方案信息等方面的内容。

(三)宏观管理与政策学科——3.人口、资源、环境协调发展研究 .....完